美女站立式X0X0又黄动态图,在教室里揉老师的胸动态图,日本又黄又粗暴的GIF动态图含羞

智慧城市,要幾個大腦?

作者 | 王德清

出品 | 雷鋒網產業組

 


 

“人們為了生活而來到城市,為了生活得更好而留在城市”,2000多年前,亞里士多德如此描述城市。

 

2000多年之后的今天,智慧城市也正式朝著“為人們提供更好的生活環境”這一“初心”去建設、發展。

 

但什么樣的城市才是智慧城市?

 

對于這一問題,自2008年IBM提出智慧城市概念以來,至今都沒有出現一個可以讓學術界、產業界都能夠認同的答案。

 

也正是如此,我國智慧城市建設雖歷經了8年多的時間,但仍然備受著諸如“智慧城市為什么還不智慧的?”此類的質疑。

 

但我們不禁要反問的是,8年了,我們城市真的不智慧嘛?

 

中國國家統計局18日發布數據顯示,2020年我國GDP達1015986億元,比上年增長2.3%,預計將成為全球唯一實現經濟正增長的主要經濟體。

 

現實是,2020年開年,新冠疫情肆虐,我們看見了武漢封城。2020年春節假期結束,由于疫情防控的需要,復工復產面臨了巨大的難題……

正如中國國家統計局局長寧吉喆所言:“中國經濟在極不平凡之年取得了極不平凡的成就。”

 

對此,不禁要深問一句,2020年,中國GDP取得這么好的增長,究竟靠的是什么?

 

回顧2020年,人們除了在為醫務工作者無私逆行和舉國體制、奮斗精神的感動外,也在享受著智慧城市的建設為生活帶來的便利。

 

“健康碼”的快速問世,為處于疫情之下的人們提供了出行的方便。AI測溫設備的應用,避免了公共場所人員的聚集,同時也為工廠復工提供可靠的保障;政務服務可以足不出戶,用手機就能辦理,甚至可以“秒批秒辦”提高了政府的辦事效率……

 

顯然,我們城市能夠快速實現這些功能,并非是疫情之下趕工幾日就可以完成,其背后也正是8年來智慧城市建設的積累與沉淀。

 

必須承認的是,很多城市在智慧城市建設初期走過彎路,很多城市智慧化建設初期存在重硬件、輕運營;城市內有多個行業大腦等現狀。

 

對此雷鋒網與浪潮集團副總裁姜振華、中國系統數字城市平臺產品開發部總經理馬建威、平安智慧城市聯席總經理兼CTO胡瑋、Gartner高級研究總監相斌斌、騰訊云智慧城市業務相關負責人(排名不分先后)針對“智慧城市到底需要幾個大腦?”這一現實問題展開了討論,希望以此來厘清智慧城市當前建設的現狀。

 

1

什么樣的城市才能稱得上

智慧城市呢?

 

對于每一個要從事智慧城市建設的企業來說,首先必須要思考這樣一個問題:我們未來的城市要具有什么樣的能力?

 

馬建威(中國系統)對雷鋒網表示到:“未來的城市應該具備全面感知、能預警、會分析以及快速反應和聯動協同的能力,可以像智慧生命一樣‘聰明’,對問題做出快速反應。并依托城市自身能力及時、自動地發現城市運行過程中出現的問題并進行自主化修正,達到長期健康穩定的運行狀態,為城市居民提供更好的生活服務。

 

胡瑋(平安智慧城市)也表示到:“新型的智慧城市應該是現代信息技術與城市現代化深度融合,具有數據開放共融共享、城市治理高效有序、市民服務全程全時等典型能力。

 

 

在姜振華(浪潮集團)看來,城市要實現智慧化發展,需要將云計算、物聯網等新型技術充分運用到城市經濟和社會發展的各個領域,實現基礎設施智能化,賦予城市具備自我成長、自我完善的能力。

 

“具體實踐來看,城市可持續發展需要圍繞‘優政、惠民、興業’整體發展目標。”姜振華接著說到。

 

可見,這并非一朝一夕就可以完成的。

 

對此,騰訊云相關負責人對雷鋒網表示到:“未來城市發展的基礎設施和相關技術是包含在廣義‘城市要具備的能力’范疇的。”

 

在其看來,可從三個層面表達對未來或今后可預期的一個時期,智慧城市要具備的能力:

 

  1. 1、全域數字底座能力:打造融合、彈性、智能的新型數字化基礎設施,全面構建經濟社會發展所需要的新連接、新計算、新交互和新安全等泛在支撐能力;
  2.  
  3. 2、一體化融合引擎能力:提供可拔插、一體化能力中樞,包括服務融合平臺、應用融合平臺、數智融合平臺、以及身份融合平臺,實現通用數字化能力的高效和高階供給;
  4.  
  5. 3、細分服務、協同、監管、決策、治理、產城六大領域能力:以政府、民眾和企業/機構三端流量連接為經,以多維度專業數字化能力抽象為緯,六大能力平衡交織發展,共同構成各領域各行業的“數字化轉型操作系統”。
  6.  
“智慧城市建設,重點是需要打造一個支撐經濟、社會和政府數字化轉型的新型基礎設施和城市運營賦能平臺。”姜振華表示到。

 

從幾位嘉賓的回復以及政府發布的相關行動計劃來看,我們不難發現,對于智慧城市的基礎能力以及相關平臺建設上,政府與相關服務商都已經達成了共識。

 

據Gartner高級研究總監相斌斌表示,對于政務云的建設,在此前兩年中備受國內諸多城市的關注,并達到了建設高峰。

 

在Gartner 2020年中國智慧城市與可持續發展成熟度曲線中,政務云在曲線上已經相對成熟,到了規?;渴鸬碾A段了。

 

在其看來,智慧城市建設在從底層基礎設施建設向信息共享、數據融合過渡,少數相對較領先的省市數據融合已發展至相對較高的水平,并已開始落實應用的深化以及業務的創新。

 

政府與相關產業對于智慧城市基礎建設達成共識,并取得了相應的成效,但不禁讓人深思的是,為何在上層的城市大腦建設中則會出現多腦的情況呢?

 

2

城市為何會出現多腦?

 

2020年年初,新冠疫情的突然爆發,給我國智慧城市建設進行了一場摸底考試,在這場摸底考試中,無論是城市管理者、學術專家還是智慧城市服務商都清晰的認識到,建設城市大腦的必要性。

 

在胡瑋看來:“城市大腦作為城市的中樞神經系統,可以使城市治理的水平進一步提高,并且向精細化方向深入發展。從數字化到智能化再到智慧化,城市大腦可以讓城市更智慧,而且這也是推動城市治理體系現代化的必由之路。”

 

 

數據顯示,截止2020 年6月,全國已經有數百個城市宣布建設城市大腦,阿里、騰訊、浪潮、中國系統、華為、百度、科大訊飛數百家科技企業宣布進軍城市大腦領域,相繼提出了自己的“泛城市大腦”技術規劃。

 

雖然都叫城市大腦,但每個廠商的出發點和側重點各不一樣,也就導致目前業界對城市大腦的認識也眾說紛壇。

 

“各大廠商及政府都在嘗試從自己的視野去解答城市大腦,這至少說明了兩個問題。”姜振華繼續說到:“一是城市大腦已成為各地智慧城市建設的標配。正所謂有需求才有生產,各地政府把城市大腦作為提升城市治理體系和能力現代化的重要抓手。二是每個城市對城市大腦的需求不盡相同,有的聚集于基礎的信息化建設,有的聚集于交通、政務等行業應用,所以才產生了不同廠商的不同理念和解決方案。”

 

騰訊云則對雷鋒網表示,城市出現多腦的原因,首先是因為“城市大腦”源于市場,自始至終缺乏一個權威的、精確的定義,很多地方或廠商將“數據聚合展現”和“局部決策”等能力認定為城市大腦,造成了“此腦非彼腦”的情況。

 

其次,很多地方政府在治理能力現代化浪潮中普遍產生的“數字化轉型焦慮”,在缺乏科學頂層設計的情況下,盲目復制發達先進地區的數字化能力,正中市場側業務拓展下懷,建設了很多以大屏系統為代表的“空腦”系統的情況。

 

而在這兩重原因疊加,以及缺乏統籌和頂設情況下,政府治理條塊中普遍產生各種大腦,與已有的治理體系和服務對象產生排斥作用,造成了“腦梗”現象普發的情況。

 

同樣,在姜振華看來,由于目前沒有統一的城市大腦建設規范和標準,國內先行城市在數百家科技企業的幫助下根據各自的理解和探索,按照不同的技術框架展開建設工作,會產生以下問題:

 

  1. 城市各領域的人、機器、AI 系統沒有統一的規范可以無障礙的連接到城市大腦的系統中,還會存在部門孤島,行業孤島、企業孤島和地區孤島的問題;

  2.  

  3. 城市的各種需求不能在同一個平臺上統一解決;

  4.  

  5. 承建城市大腦的科技企業之間無法形成協同效應,一個城市的城市大腦建設工作往往被企業巨頭壟斷,中小科技企業很少有機會參與;

  6. 當不同城市、不同國家需要實現城市大腦的互聯互通時,當前城市大腦建設方式的弊端將會凸顯。

 

3

大腦建設之困,該如何紓解?

 

 

“數字城市是一套多元復雜的巨系統,涉及眾多的領域,例如公安、交通、城管、環保等。各個領域的管理者都面臨所在領域決策、分析、精細化治理的問題,他們的需求與城市大腦的設計理念是契合的、是具備一定的一致性的。因此城市各個領域的管理者也希望擁有自己的“行業大腦”,來滿足自身的管理需要。”

 

正如馬建威所說,城市中各個領域的管理者實際上都有建設大腦的“需求”,但不同與此前各部門信息建設的是,目前,政府部門已經深刻認識到煙囪式建設帶來的問題,打破信息孤島、去煙囪化是政府信息化建設的基本要求與方向。各個城市大數據管理部門的設立也正是為了推進城市多部門及行業數據共享工作。

 

在其看來,城市大腦的建設過程中雖然沒有形成統一的開放標準,但是開放的基本原則是不變的,隨著技術的成熟、數字城市采用統一統籌建設模式以及政府要求,數據融合共享、服務融合集成將越來越規范,越來越深入,有效規避新的數據煙囪產生。

 

 

同樣,在騰訊云看來,包括城市大腦在內的,城市數字化轉型過程中出現的各種系統,如果不做好頂層設計和體制機制配套保障,都有造成城市新的數據煙囪的可能。

 

“在新的發展階段,數據已經成為政府機構履職的基本要素和基本權益,數據權屬的演變和新的數據壁壘的形成,往往都有深層次原因。在目前的城市治理體系內,行政的條塊——數據的條塊——城市多腦并存有著深刻內在聯系。與其改變多腦并存的問題,不如考慮如何讓多腦更有效的協同。”

 

從方法論角度看,如果每個條塊的“大腦”都是建立在暢通的自身數字循環中,可以持續迭代實現本領域的最優決策,并且開放數據的共享和實現橫向縱向協同協商,不失為現階段智慧城市大腦體系建設的“最優解”。

 

當然,對于正在建設城市大腦的城市來說,“城市大腦”不能脫離整個數字化循環系統孤立的構建。

 

一個合格的“城市大腦”,需要建立在泛在的萬物互聯感知體系、完備的數據治理體系、跨場景跨用戶的應用支撐體系等的支持,以及配套體制機制的保障之上。

 

從概念上講“城市大腦”是城市數字化高質量發展的到一定階段的產物,需要建立在一系列高水平基礎設施和平臺體系基礎上。

 

其次,城市的“大腦”需要站在整個城市乃至城市群的層面,實現或逼近實現城市復雜巨系統的全局決策最優化問題。

 

除此之外,在姜振華看來,業界也亟需出臺城市大腦建設的統一標準。

 

4

別急,讓子彈飛一會兒

 

“‘功成不必在我’,不是消極、怠政、不作為,而是要牢固樹立正確政績觀,既要做讓人民群眾看得見、摸得著、得實惠的實事,也要做為后人做鋪墊、打基礎、利長遠的好事,既要做顯績,也要做潛績。不計較個人功名,追求人民群眾的好口碑、經過歷史沉淀后真正的評價。”

 

2018年兩會期間,習近平總書記在參加山東代表團審議時如是說到。

 

顯然,對于智慧城市建設,政府管理者也應該具有“功成不必在我”的理念。

 

研究智慧城市建設的多位院士多次提到:“智慧城市建設是一個只有起點沒有終點過程。”因此,打好地基是最為關鍵的一步。

 

此外,相斌斌對雷鋒網表示到:“因為政府不是一個純技術的角色,所以對于技術的把控很大程度上是受服務提供商的影響,而這將會給政府帶來一個新的挑戰:政府對于新技術的應用節點的把握。

 

“Gartner認為,政府如何做到不盲目地被新技術所引導,不盲目地去做風險較大的投資,或者說不合時宜的投資,對于政府來說是一個巨大的考驗。”

 

在其看來,一方面是新技術是否成熟會給城市帶來一些挑戰,另外一個大的挑戰在于安全和隱私層面。

 

“這些新技術的應用其實都是在把原有的,物理的城市,在一個數字化的空間里面構建地更加完整和豐富。也就意味著城市中數據的采集在未來會逐漸豐富。”

 

顯然,對于城市的管理者來說,其首先應該對技術保持中立的態度,在智慧城市建設的過程中要時刻將“安全”放在首位,但同樣也不可因噎廢食,拒絕或抵觸成熟技術在城市中的落地應用。

 

而對于智慧城市服務商而言,時時刻刻都要將城市的安全放在首位。

 

“現在的年輕人已經習慣了科技快速的發展,因此,很多人將生活中的一些改變當做理所當然的變化,對于城市的改變已經‘看不見了’。”

 

這是一位智慧城市從業人士在與雷鋒網作者閑聊時說的一句話。確實如此,隨著我國信息技術的快速發展,我們的生活變得更加便利,然而,隨著科技快速發展成為生活已經成為“常態化”,人們也逐漸習慣了這種變化。

 

但顯然,智慧城市建設并不是新技術的“試驗場”。因此,對于我們這些習慣了科技高速發展的年輕人來說,對于智慧城市的建設,應該保持一顆平常心去看待,更應該“看得見”我們所居住的城市所發生的改變。

 

也正如姜文電影中的臺詞一樣:別急,讓子彈飛一會兒!

 

2022年7月2日
美女站立式X0X0又黄动态图,在教室里揉老师的胸动态图,日本又黄又粗暴的GIF动态图含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