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站立式X0X0又黄动态图,在教室里揉老师的胸动态图,日本又黄又粗暴的GIF动态图含羞

中國碳達峰碳中和時間表與路線圖

魏一鳴教授團隊發表了關于“中國碳達峰碳中和時間表與路線圖研究”的論文成果,這是2021 年1月發布的《全球氣候治理策略及中國碳中和路徑》 展望報告的延續工作?,F將論文主要學術觀點轉載如下:

 

一、碳達峰碳中和路徑


 

(一)碳排放總量

  

 2020年全國能源相關CO2排放約113億噸(含工業過程排放),煤炭、石油、天然氣對應碳排放占比分別為 66%,16%,6%(圖1),電力、鋼鐵、水泥、交通等是重點排放部門。若延續當前發展趨勢,全國碳排放將長期維持在百億噸以上。為促進碳中和目標達成,需在現有減排努力基礎上進一步開展能源系統低碳轉型??紤]未來社會經濟行為發展不確定性對終端產品需求的影響、能源系統各類先進技術的發展速度和碳匯可用量的不確定性,圖2給出了實現中國“雙碳”目標的多種排放路徑。2060年相比于BAU情景需進一步減排80%以上,全國碳排放需在2026—2029年間達峰,能源相關CO2排放(含工業過程排放)峰值為117~127億噸。

 

圖1  2020年全國碳流圖(含工業過程排放)

 

圖2  全國能源相關CO2排放路徑(含工業過程排放)

 

當社會經濟發展速度適中、2060年自然碳匯可用量僅為10億噸時(對應中需求-高速轉型情景),為低成本安全實現碳中和目標,2060年能源系統相關CO2排放(含工業過程排放)需降至21億噸左右,電力、鋼鐵、化工、交通等部門將是排放的主要來源,CCS技術需捕集CO2 11億噸以上(圖3a)。該情景下,2025—2035 年間為潛在平臺期,2028—2029年需實現碳達峰,峰值約為122億噸CO2,2035—2050年進入下降期,年平均減排率需約4%,2050—2060年為加速下降期,年均減排率需提高至15%及以上。CCS將成為中國在以煤為主的能源格局中實現大量CO2減排的主要措施之一,2030年前后開始大規模部署CCS,至2060年累計捕集CO2排放240億噸以上。

 

為確保全國按時碳達峰,重點行業部門的碳排放達峰時間有所差異。其中,工業行業整體碳排放(含間接碳排放)需于2025年前后達峰,峰值為80~86億噸,2060年下降至6~22億噸。具體來說,水泥行業碳排放基本已經達峰,處于震蕩時期;鋼鐵和鋁冶煉行業需在“十四五”期間達峰并盡早達峰;建筑行業預期于2027—2030年間達峰;電力行業和關鍵化工品(乙烯、合成氨、電石和甲醇)碳排放需在2029年前后達峰;熱力、交通、農業以及其他工業行業達峰時間相對較晚,但不能晚于2035年。具體達峰時間和路徑見圖3b。

 

圖3  2020—2060年各行業CO2排放路徑(以中需求—高速轉型—長平臺期情景為例)

注:圖3a中終端行業或部門的碳排放不包含電力熱力生產的間接碳排放,圖3b中終端行業或部門的排放路徑和達峰時間是涵蓋電力熱力間接排放的結果;化工產品主要包括乙烯、合成氨、電石、甲醇)

 

(二)碳排放強度

 

為實現“雙碳”目標,中國單位GDP二氧化碳排放需快速下降。圖3展示了中國與主要發達國家單位GDP二氧化碳排放量的對比情況。目前,中國單位GDP二氧化碳排放水平較高(2020年約為0.77噸/千美元),依照圖3中提出的碳中和路徑,中國單位GDP二氧化碳排放將于2040—2050年間降至與主要發達國家當前水平相當;2060年中國單位GDP二氧化碳排放僅為2020年的2%左右,全社會整體將進入低碳發展模式,2020—2060年單位GDP二氧化碳排放年均下降速度需達到9%以上。

 

圖4  中國與主要發達國家單位GDP二氧化碳排放量對比(2015年不變價)

(以中需求—高速轉型—長平臺期情景為例)

 

(三)能源結構

 

“雙碳”目標下全行業能源結構需加快轉型(見圖5),非化石能源在一次能源結構中的比重應顯著提高,2025年達到21%,并于2030年超過25%,到2060年非化石能源在一次能源消費中的占比超過80%。煤炭在一次能源中的占比穩步下降,但在很長時期內中國將仍是以煤為主的能源格局,2030年煤炭占比不低于44%,2060年煤炭仍將為保障能源安全發揮重要作用。2025年前石油在一次能源中的占比穩中有升,隨后開始逐步下降,2025—2060年間平均每年下降率約3%。天然氣占比呈現出先增長后下降的趨勢,天然氣的消費比重在2035年達到12%左右,并一直保持到2050年,此后隨著可再生能源技術和儲能技術的成熟及高比例應用,天然氣消費占比將回落至7%左右。

 

圖5  一次能源消費結構(中需求—高速轉型—長平臺期情景)

 

(四)終端電氣化水平

 

碳中和目標將促使終端電氣化進程不斷推進,按照國家能源局公布口徑,以中需求—高速轉型—長平臺期情景為例(圖6),2030年終端電氣化率約為34%,并于2060年達到77%以上。分部門來看,建筑部門設備的電氣化推進易于其他部門,因而其電氣化水平整體高于其他部門,2020—2060年間年均電氣化增長率為2%, 2060年建筑部門電氣化水平需達到90%。工業部門是耗電量最大的部門,因而其電氣化發展水平對終端部門整體的電氣化水平影響較大,2060年電氣化率需達到73%以上;交通部門2040年前的電氣化進程較為緩慢,其電氣化推廣主要集中于短途客運交通,2040年后城際客運交通和貨運交通電氣化開始重點發力,帶動整體交通部門電氣化水平快速增長,并于2060年達到84%。

 

圖6  全國及分部門終端電氣化率 

(中需求—高速轉型—長平臺期情景)

 

二、行業行動方案

 

全國“雙碳”目標的實現,是各個行業合作轉型的結果。下面對鋼鐵、水泥、化工、有色、建筑、交通、電力等重點行業在滿足其未來產品和服務供給需求前提下的低碳轉型行動進行分別介紹。

 

(一)鋼鐵行業

 

從鋼材消費量的變化來看,鋼材需求將于2023—2025年間達峰,峰值在11.8~12.0億噸。達到消費峰值后,鋼材消費量將在其后30年左右的時間內逐漸下降。伴隨鋼產品需求變化和全國碳中和目標的約束,鋼鐵行業的碳排放量總體呈現下降趨勢(圖7)。鋼鐵行業CO2排放需在“十四五”中期達到峰值(19.3~20.0億噸),并盡早達峰,2028年前為潛在平臺期。由于鋼鐵行業存在部分碳排放難以避免,在全面實施節能技術改造升級、持續推廣短流程煉鋼、加快二氧化碳回收利用、加大突破性深度減排技術研發和應用等減排措施作用下,2060年中國鋼鐵行業產生的CO2排放預計在2.7~5.6億噸,難以實現行業的零排放。

 

圖7 鋼鐵行業CO2排放量預測(2020—2060年)

 

上述碳排放路徑對應的技術部署方案如圖8所示。短期內,高爐噴煤技術、轉爐負能煉鋼及軋鋼加熱爐蓄熱式燃燒技術節能效果顯著,2030年市場占比需分別增至81%、75%和74%,同時鋼鐵行業各環節余能回收發電技術也需在2030年實現60%~80%滲透。長期來看,電弧爐占比需顯著提升。2030年,高速轉型情景下電弧爐鋼占粗鋼比重應達到13%以上,2050年達到30%,2060年快速增至60%以上。氫冶金、薄板坯連鑄技術、無頭軋制等先進工藝技術在中后期需加快普及。2040年高爐富氫還原技術在煉鐵工藝中得到初步發展,市場推廣率占比約為12.9%,2060年成為煉鐵環節主流技術(70.0%)。薄板坯連鑄和無頭軋制技術取代傳統的軋制環節,2060年市場占有率分別達到10%和32%以上。2030年后,焦爐和高爐-轉爐過程將會逐步發展CCS,力爭2060年CCS的加裝比例達到60%以上。

 

圖8  鋼鐵行業低碳技術市場占有率(2020—2060年)

 

(二)鋁冶煉行業

 

鋁冶煉行業可以分為原鋁冶煉和再生鋁冶煉。再生鋁行業未來將大力發展,2040年前后,再生鋁產量達到2 700萬噸,此后將占主導地位。原鋁產量在2025年達峰后由于再生鋁的替代而逐漸減少,峰值約為5 040萬噸。為滿足社會對鋁產品的需求并低成本實現全國“雙碳”目標,鋁冶煉行業需在2025年左右實現碳達峰,峰值不超過6.2億噸CO2,2060年CO2排放量需降至1億噸以下(圖9)。

 

圖9  原鋁行業未來CO2排放路徑(2020—2060年)

 

上述碳排放路徑對應的重點技術發展路徑如圖10所示。在氧化鋁精煉環節,應大力推廣一段棒磨二段球磨-旋流分級技術和強化溶出技術,2060年實現100%普及,此外,多效管式降膜蒸發技術也應得到廣泛推廣,尤其是以三水礦石為原料的七效管式降膜蒸發技術,到2060年應推廣至64%以上。在陽極制備環節中,先進技術為大型高效陽極焙燒爐系統控制節能技術,此項技術節能效果顯著,到2060年,該技術使陽極制備環節節約能源150萬噸標準煤,普及率應達到75%。對于大型電解槽,目前主流槽型為300~400千安電解槽,為了提高能效,電解槽的大型化是未來鋁冶煉行業長期關注和發展的重點,到2050年,應實現小型電解槽逐漸被淘汰,全部電解槽大于500千安,到2060年600千安槽型推廣率爭取達到70%以上。在電解鋁環節中,到2060年,鋁電解槽新型焦粒焙燒啟動技術、低溫低電壓鋁電解槽結構優化技術、低溫低電壓鋁電解工藝用導氣式陽極技術、鋁電解槽“全息”操作及控制技術、預焙鋁電解槽電流強化與高效節能綜合技術等先進技術預計累計節電約8 000億千瓦時,這幾項技術到2060年的技術普及率應達到100%、45%、45%、58%、43%。除推廣上述重點先進技術外,鋁冶煉行業應加快發展水電鋁合營模式以及再生鋁工藝,加快低碳轉型進程。

 

圖10 鋁行業關鍵技術發展變化

 

(三)水泥行業

 

中國水泥需求量已經過了快速增長期,總體來看,當前基本達峰,處于震蕩期。到2060年,水泥產品需求量約為5.5~11.1億噸。為滿足全社會對水泥產品的需求并低成本實現全國“雙碳”目標,水泥行業碳排放需逐步下降。當前水泥行業碳排放基本達峰,但隨著國家基礎設施政策的波動,有望出現碳排放的略微反彈。未來CO2排放總量下降的幅度將逐漸增大。2060年水泥行業CO2排放量應降至0.3~1.6億噸。

 

水泥行業相應的技術布局如圖11所示。熟料煅燒環節是水泥行業CO2排放產生的主要環節,需加快淘汰落后產能,推廣先進技術。具體來說,小型新型干法窯等高耗能技術需在2030年前逐漸被淘汰,中型和大型干法窯等技術需進行節能改造升級或效率提升,分別加裝高固氣懸浮預熱分解和多通道燃煤技術,到2060年爭取達到60%和90%的改造率。在熟料煅燒過程中,需充分利用預處理技術和能源二次循環使用技術,如預燒成窯爐技術和余熱發電技術,這些技術的占比應逐年增加,到2060年,預燒成窯爐技術和余熱發電技術的占比分別達到40%和90%以上。除推廣節能減排技術外,原料替代和燃料替代等深度減排措施也需要發揮重要作用,力爭到2060年分別達到80%和35%以上的替代程度。CCUS技術在2030年后開始規模應用,逐漸增大其應用程度,到2060年增至80%以上。加速推廣ERP(Enterprise Resource Planning,企業資源計劃)解決方案,到2060年爭取實現50%以上的普及。

 

圖11  水泥行業技術布局情況

 

(四)化工行業

 

未來關鍵化工產品需求將持續增加,致使碳減排面臨嚴峻挑戰。在經濟增長相對平穩的中需求情景下,2060年乙烯需求將達到6923萬噸,而若經濟增長速度更高和更低時,則其需求將分別為9617萬噸和4880萬噸左右。受未來產業結構中第一和第二產業占比逐漸下降影響,合成氨需求將總體呈現下降趨勢,到2060年,在高、中、低需求情景下將分別下降至2900萬噸、2419萬噸和2054萬噸。電石和甲醇作為重要的大宗基礎化工品且位于產業鏈的上游,在經濟發展和社會經濟轉型的雙重作用下,其需求將呈現總量增長、增速放緩的趨勢。2060年時,甲醇需求在0.985~1.32億噸,電石需求為4745~6371萬噸。

 

以乙烯、合成氨、電石和甲醇四種關鍵化工產品為例,其低碳轉型主要從以下幾個方面著重開展:(1)優化生產方式,優先使用低能耗、低排放的生產方式;(2)改善原料結構,推動其輕質化發展;(3)改進生產工藝,如推廣高能效技術,并加強對末端治理技術的使用;(4)引入突破性技術,如生物質轉化技術、基于低碳H2及CO2利用的技術等。通過這些途徑,合成氨應于“十四五”初期碳排放達峰至2.6億噸左右;電石、乙烯和甲醇行業碳排放需分別于2030年前后、2030—2040年和2030—2035年達峰,其峰值分別為0.96~1.04億噸、1.11~1.44億噸和1.68~1.94億噸(圖12)。

 

圖12 關鍵化工產品未來碳排放路徑

 

為促進化工行業低碳發展,以乙烯、合成氨、電石和甲醇四種關鍵化工產品為代表,以高速轉型(長平臺期)情景為例,提出其低碳發展路徑,如圖13所示。對于電石生產,其原料制備工藝中CCS技術推廣率應在2047年前達到50%,到2060年達到80%以上;在電石制造工藝中,密閉式爐逐步替代內燃爐,2030年所占份額達到95%,并于2040年前完成全部替代。合成氨生產中,煤制氨作為一種高排放的生產方式,將逐步向基于低碳H2的生產路線轉變,2060年突破性低碳H2路線需對煤化工路線進行50%以上的替代。而在煤制氨的生產中,也存在著清潔技術替代,CCS技術在2050年時推廣率達到57%左右,至2060年實現全覆蓋。甲醇生產方式較為多樣,多種方式融合發展。煤化工路線在前期作為主要的生產源,但逐漸被更清潔的生產方式所替代,其份額在2047年左右降至50%以下;其中,煤化工生產路線中,CCS技術在2030年后開始推廣,至2060年時實現對煤化工路線的100%應用。焦爐氣制甲醇作為一種循環經濟路線,其生產份額逐步增加,但在后期隨著突破性技術的引入而呈現下降。生物質路線和CO2催化加氫路線2030年后逐步得到推廣,2060年時二者所占份額爭取達到25%和30%。乙烯生產仍然以蒸汽裂解為主,但其原料結構需要輕質化發展,輕烴和乙烷原料份額在2060年需增至50%和35%左右。對于少量的煤制烯烴,其在氣化環節將逐步加裝CCS,2060年達到65%以上;在甲醇制烯烴環節,將更多地采用新一代技術。

 

圖13  關鍵化工產品低碳技術發展路徑 (2020—2060年)

 

(五)建筑部門

 

建筑部門包括公共建筑和居民建筑。在建筑運行階段需要提供采暖、制冷、熱水、炊事、照明等能源服務,由此產生大量的直接碳排放和間接碳排放。未來隨著人均收入的增加以及人均建筑面積的增長,預計建筑部門運行階段的能源服務需求將由2020年的13.1億噸標準煤持續增長至2060年的26~31.6億噸標準煤。其中,居民部門能源服務需求由2020年的7.3億噸標準煤增長至2060年的11.5~14.6億噸標準煤。商業部門能源服務需求增速較居民部門更高,由2020年的5.8億噸標準煤增長至2060年的14.4~17億噸標準煤,增長1.5~1.9倍(圖14)。在滿足能源服務需求的前提下,為了低成本實現全國“雙碳”目標,居民建筑部門碳排放峰值需控制在14.8億噸CO2以內;商業建筑部門碳排放峰值不超過6.8億噸CO2;建筑部門累計CO2排放需在2027—2030年達峰,各種情景下,峰值不超過22億噸CO2。

 

圖14  建筑部門碳排放路徑

 

在滿足能源服務需求的前提下,為了實現全國“雙碳”目標,同時考慮現實資源約束、政策規劃、技術進步等,建筑部門需加快推廣清潔、高效設備,其中,高效供暖空調(國家標準一級能效)、高效制冷空調(國家標準一級能效)、熱泵熱水器、高效電炊具(熱效率達90%)、高效LED燈(相對效率達白熾燈的14倍及以上)與其他高效電器分別提供居民建筑供暖、制冷、熱水、炊事、照明和電器服務的92%、100%、90%、81%、68%和100%,高效供暖中央空調(國家標準一級能效)、高效制冷中央空調(國家標準一級能效)、高效熱泵熱水器(國家標準一級能效)、高效LED燈(相對效率達白熾燈的14倍)與其他高效電器分別提供商業建筑供暖、制冷、熱水、照明和電器服務的64%、95%、92%、85%、85%。

 

(六)交通部門

 

本部分將交通部門劃分為城市客運、城際客運和貨運三個子部門。在不同的社會經濟行為變化情景下,城市間客運需求量將在2050年達到峰值,峰值為18.6~19.5萬億人公里。到2060年城市間客運交通需求預計達到18.1~19.4萬億人公里。城市客運周轉量將呈現持續上升趨勢,到2060年預計將達到8.6萬億人公里,是2020年城市客運量的近三倍。未來貨運周轉量將在電子商務和經濟發展的驅動下持續上漲,到2060年達到34.9~53.6萬億噸公里。

 

為了滿足全社會交通運輸服務需求并低成本實現全國碳中和目標,城市間客運交通CO2排放量需在2035到2039年間達峰,峰值控制在5.6-6億噸CO2,但由于部分傳統技術難以被替代,到2060年將仍可能存在0.8-3.2億噸的CO2排放。城市客運交通CO2排放量需在“十四五”末或“十五五”初達峰,峰值控制在3.7億噸CO2左右。貨運交通CO2排放量需在2035年前后達峰,峰值不超過12億噸CO2,到2060年仍可能存在1.1到6.3億噸的CO2排放。從交通部門整體來看,需在2035年前后達峰,峰值約為17.8~22億噸CO2。相關碳排放路徑如圖15所示。

 

圖15  交通部門碳排放變化趨勢

 

上述碳排放路徑下,各類運輸設備都應向著燃料高效化、清潔化、電動化的方向發展(圖16)。對于城市間客運而言,公路運輸中的柴油客車逐漸被電動客車替代,應在2040年退出市場;到2060年,電動小汽車和氫燃料電池車的滲透率應分別達到55%和9%以上;到2050年鐵路客運應爭取實現100%電氣化;就航空客運而言,生物航空燃料應最晚于2025年進入航空市場,到2060年,至少50%的航空運輸服務由生物燃料飛機提供。對于城市客運而言,應重點推廣電動私家車與出租車,到2060年滲透率應分別達到85%以上;柴油公交車應在2060年前全部淘汰,純電動公交車2060年占比應至少達到95%;對于貨運交通的技術布局,2020年貨運道路交通使用的燃料以柴油和汽油為主,到2060年則主要被電力和氫燃料替代;輕型、中型卡車到2060年以電動車為主;2030年逐步推廣氫燃料重型卡車和電動重卡的規?;瘧?,到2060年滲透率應分別達到45%以上;2020年水路貨運以燃料油為主要能源,2060年生物燃料船舶應在水路貨運中占有重要地位。

 

圖16  交通部門低碳技術發展路徑

 

注:柱子長度代表推廣比例,滿格為100%。

 

(七)電力行業

 

除了上述鋼鐵、水泥、化工(乙烯/甲醇/合成氨/電石等多種關鍵產品)、有色、建筑(居民/商業)、交通(城市/城際,客運/貨運)等重點行業,C3IAM/NET模型還對一次能源供應、熱力、造紙、農業、其他工業等進行了詳細刻畫,此處不逐一介紹。

 

綜合集成各個終端行業的電力需求以及為了提供這些電力需求電力行業產生的電力消耗,最終得到全社會用電量變化曲線(如圖17所示)。結果表明,到2030年時,電力需求總量將達10.9~12.2萬億千瓦時,此后需求增速有所下降;2050年后逐漸趨于平緩,至2060年總量達到12.0~21.5萬億千瓦時。從用電結構變化來看,貨運、客運和其他工業部門的電能替代深度發展,是電力需求增長的主要來源,也是2060年用電占比較高的部門。

 

在持續增長的電力需求下,電力部門低碳轉型面臨更大挑戰。電力排放總量(不含終端行業自備電廠的排放)需快速進入平臺期,并在2027—2029年實現碳達峰,峰值控制在45億噸CO2以下。2035年后進入深度減排階段,并在2060年實現電力近零排放(圖17)。

 

圖17  電力需求及不同需求模式下電力行業CO2排放路徑(不含終端行業自備電廠排放)

 

為實現這一減排路徑,發電技術布局需持續優化,如圖18所示。在中等電力需求下,考慮低速、中速和高速電力轉型情況,煤電機組總量控制在12億千瓦以內,并在2040年后加速退出,2060年保留2.4-3.6億千瓦裝機規模,配置CCS作為靈活性調峰電源。電力CCS技術不可或缺,需在2030年后加快部署,2060年CO2捕集能力達6.6-7.9億噸。天然氣發電作為清潔火電需快速發展,2060年約為2020年裝機規模的6倍。核電也需有序擴建,2030年達1.2~1.4億千瓦,2060年進一步擴張至2.2-3.0億千瓦。風電和光伏裝機仍需加快建設,2030年分別達到9.5-10.0億千瓦和11.7~13.2億千瓦,2060年分別達27.8~37.3億千瓦和32.1~49.4億千瓦。

 

圖18  電力行業未來裝機結構(中需求模式)

 

三、碳達峰碳中和時間表和路線圖

 

根據上述結果,本文進一步提出實現中國2030年前碳達峰、2060年碳中和的時間表和路線圖,為國家超前部署提供科學依據。具體見圖19所示。

 

圖19  重點行業碳達峰碳中和時間表和路線圖

注:非電力行業的碳排放均包含電力熱力生產的間接排放。

 

 

  1. 1、電力行業。建議電力行業在2029年前實現碳達峰,峰值不超過45億噸CO2,繼續擴大風電、太陽能發電的裝機容量,實現以新能源為主體的新型電力系統建設,但同時保留一定比例的火電,并加裝CCS,用于靈活性調峰電源和安全保障,電力行業2060年前應實現近零排放。

     

  2. 2、工業部門。建議鋼鐵行業和有色行業在“十四五”期間達峰,并盡早達峰,化工行業爭取在2030年前實現碳達峰。鋼鐵行業CO2排放峰值不超過20億噸,鋁冶煉行業峰值控制在6.2億噸以內。鋼鐵行業短期主要加快推進低碳燒結技術、高爐噴煤技術、軋鋼加熱爐蓄熱式燃燒技術等的改造升級,中長期主要依靠電弧爐煉鋼、氫能煉鋼和CCS技術的集成應用。水泥行業短期應優先推廣先進節能減排技術和能源綜合利用技術,中長期加快燃料替代、原料替代、CCS技術等深度減排措施的重點部署。鋁冶煉行業是有色行業中碳排放最高的行業,未來應繼續推廣先進技術并發展水電鋁合營模式,擴大再生鋁替代原鋁規模?;ば袠I由于部分關鍵產品仍然面臨需求快速增長的趨勢,應加快發展輕質化原料、先進煤氣化技術、基于低碳制氫和CO2利用的生產技術、及CCS技術。

     

  3. 3、民生部門。建議建筑和交通等民生部門進一步加快電氣化進程,建筑部門爭取2030年前碳達峰,峰值不超過22億噸CO2,交通部門碳排放總量在“十五五”期間爭取達峰,峰值亦不超過22億噸CO2。建筑部門應繼續提高采暖制冷效率,大幅提升電氣化水平, 因地制宜發展分布式能源;交通部門應繼續優先鐵路、水路運輸,發展電動客/貨車、氫燃料車、生物燃料飛機和船舶等先進技術。

     

    為加快推動各個行業順利實現低碳技術和措施的實施,從而確保全國碳達峰碳中和目標的達成,需進一步確立低碳發展在國家法律法規和重大決策部署中的地位,深度推進各行業重點低碳技術、儲能與CCS等技術的科技創新,加快突破性技術的規?;瘧?,健全低碳發展的激勵機制,科學評估各地區能源資源潛力,結合資源稟賦,因地制宜,在碳排放總量和強度控制的基礎上,制定各地區實現碳中和目標的多能互補能源長期戰略,從頂層設計和體制機制上為安全、低成本降碳提供科學支撐。

 

上述路線圖是基于魏一鳴教授團隊自主設計構建的國家能源技術模型(C3IAM/NET)研究得到,C3IAM/NET模型耦合了“能源加工轉換—運輸配送—終端使用—末端回收治理”全過程、行業“原料—燃料—工藝—技術—產品/服務”全鏈條,實現了以需定產、供需聯動、技術經濟協同的復雜系統建模。

 

具體內容請見《中國碳達峰碳中和路徑優化方法》和《中國碳達峰碳中和時間表與路線圖研究》全文

 

2022年6月17日
美女站立式X0X0又黄动态图,在教室里揉老师的胸动态图,日本又黄又粗暴的GIF动态图含羞